• 网站首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国外零售新闻
  • 服务业务中心
  • 政治法律
  • 中国试图建立湄公河合作新时代

    发布时间: 2020-10-11 04:03首页:主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阅读()
    中国正在探寻与湄公河国家合作的新途径,但任何新的协议必需将民间社会和环境上的忧虑考虑到进来,卡尔·米德尔顿指出。澜沧江-湄公河养育了在生活在沿岸的7000万人口。(图片来源:He Daming)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在海南三亚开会距今早已有两年半的时间了。这个由中国主导、所有6个澜湄国家联合参予的多边机制的目标是深化中国与东南亚大陆国家之间的经济、文化和政治联系。领导人们再三声称澜沧江-湄公河对这一合作的重要性。为号召这一众说纷纭,澜湄合作将于11月1至2日在云南昆明举行“首届澜湄水资源合作论坛”。2018年1月在柬埔寨大城金边举办的澜湄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展现出了该倡议很快行进的步伐。多次开会政府间高级别会议、启动近200个由中国资助的项目、通过各种秘书处和工作组了解前进澜湄合作的制度化,这些都体现了该倡议的很快发展。然而,虽然中国早已发售了一些民间交流活动和大学奖学金项目,澜湄合作以国家为中心的操作方法让公众少有机会参予审查会该机制的总体政策原则和方向。在柬埔寨大城金边举办的澜湄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 (图片来源: KT/Chor Sokunthea)一些中国政府官员和学者通过澜湄合作明确提出,上游和下游国家都拥有对彼此的权利和责任。这种“互惠互利”的概念虽仍未沦为澜湄合作的官方政策,但与中国早前单方面在澜沧江上修筑水坝的不道德比起,早已指出了政府立场的改变。总体而言,澜湄合作及其“互惠互利”的主张或许是向流域内各国收到邀,以共商澜沧江-湄公河水资源合作。但仍有许多不确认因素。例如,下游4国早已于1995年正式成立了政府间的湄公河委员会,澜湄合作将如何处置与该委员会的关系?澜湄合作又将如何解决问题滨江社区和民间社会担忧的问题,并保证他们的实质性参予?鉴于流域各国大力发展经济和水资源基础设施项目,湄公河的生态身体健康将如何获得确保?本文将探究的是,“澜湄合作”以及“互惠互利”的概念否未来将会应付这些挑战。

    中国试图建立湄公河合作新时代

    水电与外交二十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澜沧江-湄公河早已从一条权利流过的河流改变为一条渐渐被水电大坝所掌控的河流。湄公河下游流域目前有将近60座在用于中的大中型水电大坝,而开建的还有20多座。与此同时, 上游的中国早已在云南省内澜沧江干流上修筑了6座大型水电大坝。水电大坝的建设处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不断深入的背景之下。在这种背景下,电力跨地区交易,例如从云南省销往中国东南地区,或是横跨国境,从老挝销往泰国、越南等地沦为有可能。2008年,湄公河上水坝的储水量尚能将近澜沧江-湄公河流域总流量的2%,但到2030年这一数字有可能将快速增长至20%。根据中国水利部的数据,大坝水库运营造成湄公河汛期流量增加大约30%,旱季流量减少70%左右。南空1号大坝是湄公河上诸多开建大坝之一。 (图片来源:Luc Forsyth)大坝建设不利也有弊,这主要各不相同河流使用者有所不同的立场。支持者称之为修筑大坝的益处还包括,旱季有更加多的水可用作灌溉、便利船只通行、以及水电生产,减轻极端旱季和洪水,以及强化河流资源利用带给经济效益。然而,由于大坝妨碍了含有营养的泥沙向下游的运送,给河岸风化和三角洲的构成造成了影响。野生渔业、当地的河流生态和泥沙输送受到了负面影响。虽然开发商和政府更加多地提倡惠益共享机制,但靠水睡觉的最贫困的社区分担着极大风险。湄公河上的传统捕捞活动。(图片来源: Uwe R. Zimmer)2016年3月湄公河地区遭到相当严重旱灾,中国的澜沧江大坝在首次澜湄合作峰会揭幕前一周开闸放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之为,这解释中国的“水利设施”有助掌控洪水和解决问题旱季问题。但泰国当地媒体报道称之为,泰国一些社区由于并未提早接到开闸放水的通报,因而遭了破坏性影响。这解释跨国合作必须深化到地区层面。报导还辨别了上游大坝项目的历史,以及大坝修筑和运营过程中导致的危害。澜湄合作带给的动力过去数年间,澜湄合作的机构架构明显减少,每年都会举办外交部长会议,以及大量的高级政府会议和培训,并且成立了一个秘书处和澜沧江-湄公河水资源合作中心(Lancang-Mekong Water Resources Cooperation Center),总部皆设于北京,以及为了相连区域内的智库机构而正式成立的湄公河全球研究中心(Global Center for Mekong Studies)。中国将澜湄合作视作更加普遍的“一带一路”倡议的组成部分,以发展海陆战略线路沿线的基础设施和区域互联互通。澜湄合作还被当作“南南合作”的一个范例,并声称正在为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而希望。更进一步深化经济联系是澜湄合作的核心关注点,中国早已和东南亚所有国家创建了贸易和投资关系,且多数情况下都是这些国家数一数二的主要贸易伙伴和投资方。中国计划在澜湄合作下积极开展多个区域一体化项目,还包括公路、铁路、电网、电信、河道改建等基础设施项目。为了更进一步前进水议程,澜湄合作机制与北京秘书处联合创建了澜沧江-湄公河水资源合作中心(LMWRCC),其宗旨是沦为技术交流、能力建设、旱季和洪水管理、数据和信息分享以及展开牵头研究的合作平台。然而,公众对其工作的信息知之甚少,迄今为止的活动主要是政府官员和专家的会议,民间社会和社区甚少有机会共享自己的科学知识。湄公河委员会将何去何从?一个关键问题是,澜湄合作机制将如何处置与流域内现有的区域的组织之间的关系。1995年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政府签订国际协议(即《湄公河协议》),正式成立湄公河委员会(MRC),目的是强化跨界水治理,但实质上该委员会在影响政府决策方面起到受限。老挝在湄公河委员会仍未已完成区域磋商的情况下就决意前进其在湄公河上沙耶武里(Xayabury)和东沙洪(Don Sahong)的大坝建设。之后,“解救湄公河”(Save the Mekong)民间社会网络对湄公河委员会最近关于中环线的巴莱(Pak Lay)大坝的磋商展开了杯葛。中国不不愿重新加入湄公河委员会,而是作为“对话伙伴”。德国学者塞巴斯蒂安·比巴指出,中国的协商是零散的,往往只是为了防止紧张局势的更进一步好转,例如2008年的洪灾和2010年的旱灾。与此同时中国还指出,该地区以外的国家通过资金和研究,对湄公河委员会产生了过度的影响,并且有可能就其大坝建设规划给下游国家产生过多影响。澜湄合作机制的发展势头强大,这让湄公河委员会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湄公河委员会仍然企图奠定自己的合法性,同时它还特别强调与澜湄合作机制、以及中国创建更加普遍的合作。湄公河委员会称之为自己是唯一由国际条约许可的的组织,负责管理下游流域范围的规划。委员会每年举办部长级会议,与民间社会合作,并创建了普遍的知识库,还包括对湄公河干流水坝的战略性环境评估。湄公河委员会称与澜湄合作机制的合作正在减少,还包括雨季数据共享、定期展开的旱季数据共享、员工交流、实地考察、以及在湄公河委员会峰会和一些牵头研究方面的合作。挂着中国旗帜的船只驶离泰国北部的平清盛县。(图片来源: Jack Kurtz)然而未来或许不可避免地会经常出现一个牵头的组织,但它有可能采行的形式、以及指导跨界水合作的原则和规则这些最重要的问题仍尚待答案。互惠互利原则?1997年通过的《联合国水道公约》(UNWC,以下全称《公约》)于2014年8月生效,该公约是国际水道管理的全球性条约,关键原则还包括 “公平合理利用”、“不导致根本性伤害”的义务、数据交换以及合作。中国、布隆迪和土耳其都对该公约转了反对票,作为亚洲大部分主要河流的上游国家,中国指出《公约》优先考虑到下游国家的利益,且不合乎其国家利益。正如澜湄水资源合作中心现任主任、清华大学的钟勇在2016年的一篇学术论文中写到,《公约》没充份考虑到,如果下游国家利用灌溉、水电等水资源研发活动拒绝对河流的优先使用权,这种不道德将伤害上游国家的权益。论文作者指出,下游国家往往对《公约》有误会,指出自己需要对上游国家负责管理。作者们还明确提出将“互惠互利”原则作为《公约》的一部分,下游国家应当否认上游国家开发资源的权利(反之亦然)。文章作者指出,这么做到可以希望上游国家重新加入《公约》。

    中国试图建立湄公河合作新时代

    互惠互利的概念早已在中国政界具备了一定的政策吸引力。与此同时,厦门大学、重庆大学等几所中国大学的学者们正在对互惠互利的理念作为《公约》的一项国际规范新的展开评估,以更佳的体现中国的利益。这么做到可以希望今后中国对该条约的参予。南北包容性互助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生活着多达7000万居民,从源头到三角洲跨越6个国家。鉴于流域各国与河流的关系各有不同,在河流的利用方面也不存在竞争,因此各国就河流使用权进行合作是保证达成协议多元文化、公平和可持续结果的关键。“互惠互利”能否沦为各国对整个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基于规则的制度展开严肃谈判的切入点?首先,互惠互利原则若想在澜湄合作机制中减少政策吸引力,就必需与湄公河地区有关。累计目前,即便面对来自民间社会的压力,也完全没证据指出下游政府企图容许中国在上游的研发。同时也没证据指出,关于互惠互利的考虑到减慢了中国迄今为止在上游的行动,还包括一些单方面前进水坝建设的不道德。如何评价和缺失大坝建设曾导致的隐患,对于前进“互惠互利”概念的合法性、以及完全恢复以《联合国水道公约》为基础的澜沧江-湄公河协议的可能性具备最重要意义。第二,澜湄合作特别强调政府官员和专家的起到,而非民间社会更加普遍的参予,但其对经济快速增长和大型水电站、急流炸开等涉及基础设施的特别强调不仅影响着河流的生态可持续,也影响着必要依赖河流资源维生的人们的生计。研究和从业人员普遍认为,为了构建水资源共享的有效地管理,该地区须要创建国家、民间社会、商界和社区成员都能参予进去的,上至国家间,下至地方的多层次机构。也就是说,有适当向 “包容性互助” 迈向。然而,在澜湄合作机制需要获取确实的参予进程之前,民间社会团体和研究人员必须的组织其他的研讨会和论坛,以征询广大公众的观点,并希望辩论。第三,科学知识分享和建构方面还有很多可以做到的工作。政府间和专家合作层面上可以强化河流数据共享,如旱季流量数据的分享,还可以环绕科学知识状态进行了解辩论,还包括湄公河委员会、以及该地区学术和政府机构的资源。截至目前,澜湄合作早已启动了一些范围受限的由专家主导的合作研究,可以不断扩大这些合作的研究范围,特别是在新的项目明确提出之前,评估现有水基础设施项目的影响。此外,应当让更加多研究机构参予对“互惠互利”和国际水利法规的研究,在各种来源的资金反对下,保证展开有建设性且缜密的辩论。各国还必需理解滨河社区以及各种民间社会研究倡议所掌控的科学知识,只有通过共享和慎重考虑到这些多种形式的科学知识,才能更加全面的理解澜沧江-湄公河及其多样化的经济、社会和文化价值。第四,不应不断扩大互惠互利的概念,否认社会与大自然之间基本的互助关系。到目前为止,澜湄合作机制只把互惠互利用作国家之间的关系,并且将河流视作一种经济资源,维护河流充其量只是为了确保需要持续获取经济利益的工具。国际社会渐渐开始认识到了大自然的内在价值和人类维护大自然的责任,这与许多东南亚人的观点不谋而合。因此,“生态互助”应当维持一个身体健康的河流生态系统,均衡人类和非人类的利益。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国外零售新闻 - 服务业务中心 - 政治法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983210570 官方微信:iBaLt983210570 服务热线:iBaLt983210570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0-2020 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地图